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首页 > 铁路文艺

20世纪70年代的女“大车”

2016-12-01 08:43:20来源:用户投稿作者:水箱加水口在机车大顶上

火车跑得快,全靠车头带。在铁路系统中,火车司机这个职业非常神圣,也非常受人尊重,大家习惯称呼他们为“大车”。在铁路历史上,男“大车”司空见惯,而女“大车”外人却很少听说。20世纪70年代,济南机务段就有这样一支女火车司机队伍,叫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,由17名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孩组成。

开火车成为女青年的梦想

1975年,济南机务段淘汰蒸汽机车,上马内燃机车。能当上济南铁路局第一代内燃机车司机成为段里几位女青年的梦想。她们纷纷报名参加机车包乘组。但是对于女人开火车,很多男司机不以为然,纷纷说风凉话:“女孩子能开火车?这简直是胡闹,是凑热闹、图新鲜,坚持不了几天。”面对大家的非议,她们斩钉截铁地表示:“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,女同志一样能办到。我们就是要开车,开好车1

女火车司机虽然很风光,但是需要付出的也很多。一是每次出乘要好几天,无法照顾家庭,二是段里要求女司机只有到28岁才能结婚。尽管面临很多困难,但这些姑娘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当火车司机。

1975年5月,济南局第一个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在济南机务段成立,由17个人组成,张桂莲担任领队,张芳琦、郭俊英、黄辉分别担任东风4型2022号、2023号、0295号内燃机车包乘组司机长。她们负责牵引济南至蚌埠间的旅客列车。那一年,她们年龄最大的22岁,最小的只有19岁。

成为女“大车”要经过千锤百炼

梦想成为现实还有很长的距离,要成为女火车司机,必须要经过层层考验。1975年6月,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她们在老师的带领下,怀着激动的心情登上了崭新的内燃机车。看到操纵台上有那么多仪表和开关,车里有各种电器、机械设备,她们有点儿发蒙。这么多设备,短时间内怎么才能学会呢?

虽然有点儿犯愁,但是姑娘们没有被困难吓倒。她们打开书本,在老师的帮助下,对照机车构造和线路图,像攻堡垒一样学了起来。据东风4型2022号内燃机车司机长张芳琦回忆:“男机车乘务员每次出乘提前两个小时,我们都提前四五个小时,为的是在机车上学习业务知识,苦练业务技能。”

济南至蚌埠的铁道线长达480多公里,途中有60多个车站、200多架信号机。为了熟悉与行车有关的知识,她们用心学,细心记,把一段段线路、一个个车站、一处处自然标记都画在本子上,记到脑子里。为了能够准确观测列车速度,她们每跑一段车就让老师把速度表蒙起来,进行目测速度,练习操纵本领。

1976年3月6日,济南机务段正式命名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,姑娘们很快迎来了正式驾驶内燃机车的日子。

1976年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这天,阳光灿烂,春风习习。在济南站一站台,披挂彩绸的东风4型内燃机车整装待发。11时,列车徐徐启动。站台上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坐在驾驶室里的是郭俊英、葛连杰、葛莉三位年轻的姑娘,她们心情激动而紧张,开起车来却是严格标准,一丝不苟,确保列车安全正点到达终点站。

保养机车比开车还要辛苦

那个时候,火车司机不仅要开车,还要保养机车。女司机们不怕苦累,每次退乘回来都要擦拭机车好几个小时。夏天,机械间里温度高达五六十摄氏度,她们的衣服一会儿就全部湿透了。冬天,洗衣粉水刚涂到机车上就会被冻住,她们就一遍遍地擦洗,直到机车干净如初,她们的手指被冻得又红又肿。但是她们意志坚定,坚持要干出个样子,绝不能输给男同志。她们常说:“怕脱皮掉肉,就开不好安全的火车头。”

齐继红回忆道:“每次回来都要钻到车底下,用棉丝蘸着柴油擦电机上的黄锈和灰尘,空间小,我们需要仰着头,柴油会溅到脸上、胳膊上,再加上灰尘,擦完后从地沟里出来脸都是黑乎乎的,只有两排牙是白的。因为经常擦车,手特别粗糙,手纹发黑,柴油味特别大,洗多少遍也洗不干净。回家后父母不敢让我干和面、炒菜之类的家务活,怕我手上的柴油味带到饭菜里。即使这样苦累,大家还是非常高兴。”

在那个年代,火车司机要干很多自检自修的力气活,比如换机车轮对闸瓦就是一个重体力活,这对于体重只有八九十斤的女火车司机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难题。当时的闸瓦是铸铁的,一块大约有40多斤。她们换闸瓦时,都是双腿跪在地上,钻到走行部下面,用双手托起闸瓦贴近轮毂,然后腾出一只手把闸瓦钎子插进去,使闸瓦和闸瓦托连接在一起。这工作看似简单,其实需要技巧和很大体力。

让姑娘们感到最光荣的时候,是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叹。韩淑荣回忆道,铁路有时和公路并行,汽车司机看到驾驶室里竟然是女火车司机,非常吃惊和兴奋,按着汽车喇叭一路狂追,还朝着驾驶室挥手呼喊。列车进站的时候,旅客通过驾驶室玻璃看到是女火车司机,大为惊讶,大声喊着:“快看,是女火车司机呢。真厉害,真了不起1每当这时,她们心里就美滋滋的。

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担当的都是客运列车,要想开好安全车,必须练好操纵技术。在当时全局组织的技术比武中,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的女司机多次获得第一。

有一次,黄辉包乘的东风4型0295号内燃机车入库修理,领导让她去添乘。黄辉登上机车,男司机就说:“黄‘大车’,听说你的撂闸技术很厉害,来一把,给我们开开眼。”泰安站有一个大下坡,机车速度比较快,黄辉只撂了一把闸,机车驾驶室的侧窗正好对上车站的停车位置标。男司机服气了,竖着大拇指连声叫好。

克服困难开好安全车

1979年1月27日(农历除夕),轮到黄辉和朱李娜值乘,列车从徐州站开出后,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。司机室大玻璃被雪花覆盖,雨刷根本无济于事。她们只好打开侧窗玻璃,探出身子确认信号,风雪打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疼。当时她们只有一个信念,为保证身后近千名旅客平安回家过年,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。

雪越下越大,探出身子也看不清信号。为了确保列车安全,黄辉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每接近一个进站信号机时都停下车来,由一个人下去顺着钢轨往前跑十几米,看清进站信号机显示通过后,再开车前行。列车安全到达蚌埠站时,辞旧迎新的爆竹声响成了一片。

衣爱华、韩淑荣机班在一次值乘途中发现机车水箱漏水,如果不及时补水,列车就会停在途中。关键时刻,她们不顾个人安危,爬上机车大顶,把一壶壶水加到水箱内(水箱加水口在机车大顶上),防止了一起机破事故的发生。

有付出就会有收获。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荣获过全国三八红旗集体称号。东风4型2022号内燃机车司机长张芳琦先后出席了济南局团代会和山东省妇代会,被共青团中央和全国铁道团委命名为“新长征突击手”。东风4型2023号内燃机车司机长郭俊英当选为山东省人大代表,曾作为全省优秀青年的代表,参加山东省中朝友好赴朝参观团。

1981年4月30日,济南机务段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完成了它的使命。尽管只存在了6年,但是这6年对女“大车”们来说却是一生最难忘的记忆。

一张张发黄的老照片,记录了“三八”青年机车组的光荣历史,留住了济南局一代女“大车”的青春岁月。她们自立、自强、自爱、自重的精神在济南局代代相传,永放光芒。

本文图片由张汝峰提供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铁路资讯

铁路风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