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首页 > 铁路文艺

铁路号子

2017-04-06 08:04:00来源:用户投稿作者:铁路乘客

号子是劳动的歌吟,在那些人力作业集中的地方,能够听到劳动号子的声音。我在铁路工作的几十年生涯里也经历过一次。

上世纪80年代初,我在四平工务段工作。那时,工务段还负责一些大中修任务,比如清筛、集中更换钢轨等。换下来的旧轨就临时散放在线路旁,待施工结束后再集中收集堆码。那天,公主岭领工区集中了所有人员,收集旧轨料,这也是少有的一次集体作业。平日里,这都是分组进行的,由副工长和班长各带一伙人上道作业。这一天,由工长亲自带领,先把散放在线路旁的旧轨用轨道车收集到一起,然后再集中码放。50公斤的钢轨,12.5米一根,8人一组,开始几根还都可以,渐渐地就有人沉不住气了,抬不起头,直不起腰,气也开始喘。工长及时发现了这一情况,赶紧招呼大家全都停了下来,然后把副工长叫到一边,一起商量。

工区有两位工长,正工长姓王,副工长姓李,这两位工长都是老铁路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王工长最让职工们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是有一次在家,他老婆正在做饭,忽然听到邻居叫她,便急忙把王工长叫出来:“给我看会儿锅,我去看看老张家叫我啥事。别忘了。”王工长特意搬来一个小板凳,坐在火炉前,过了一会儿,也不见有啥动静,就拿过一本《技规》看起来。他老婆回来,一进院就到处闻,说:“这是啥味啊?”进屋一看,锅里正冒着烟,她赶紧拎起一端,一锅饭连着锅底全掉进了炉子里。这事不知怎么就被邻居传到了工区。李工长也一样,有一次老婆出门儿,他硬是一礼拜没起火,等他老婆回来,发现水缸都被冻裂了。虽然两人在生活上都含含糊糊,可在工作上却又都丝毫不差。那时的线路,每季都有轨道车检查,按发现问题减分,然后按减分多少定为优、良、合格、不合格。他们维修过的线路,如果不是0分,他们都要懊悔好几天。

当时,王工长对李工长说:“咱们这活儿这么干不行,再这么下去,要耽误事儿,得想点儿办法。”李工长说:“要不就找个人喊号子,把情绪调动起来,统一行动,没准能行。”王工长说:“我看行。”李工长说:“那就你来喊吧,我领着大伙回应你。”王工长说:“我不行,还得你来。”

再开工,李工长就把大家全叫到一起,说:“这回咱们三个组一起来,跟着我的号子走,我喊一句,大伙儿跟一句,我的号子要是慢的,大伙就跟着接‘哎咳哟隘,我的号子要是快的,就接‘嘿哟’。”有的老工人过去都是跟着喊过的,一说即成,大家练了两遍,就正式开始了。

来到要抬的钢轨前,站好,卡子也全都夹好,就听李工长一声喊,“同志们呢”,大家跟着就一句,“哎咳哟氨,李工长又一声,“扛上肩那”,大家又“哎咳哟氨,然后就都把杠子抬了起来。接着,李工长和大家就一句紧跟着一句地喊起来,“挺呀么挺起腰氨“哎咳哟氨“往呀么往前走氨“哎咳哟氨。别说,这样干起来,竟然出乎意料地整齐,胸中的闷气全都喊出去了,浑身上下轻松了不少。李工长还随机应变,遇到什么情况就提醒什么,中间有石头,他就喊,“看脚下呀,慢着走啊,别让石头咬了手氨,到达地点又喊,“到跟前儿呀,迈小步啊,站稳脚跟慢着落呀”,遇有上坡就喊,“慢慢走啊,上高坡呀,稳稳当当踩脚窝呀”。没啥特殊情况,就随便喊些鼓励的话,“加把劲啊,别停歇呀,晚上回家有酒喝呀”,有时,还夹杂着一些表扬、批评甚至调侃的话。直到最后一句,“同志们啊,真不错呀,完成任务乐呵呵氨,一天工作圆满完成。

收工会上,王工长总结一天工作,张口就来一声,“同志们呢”,大家异口同声“哎咳哟氨,然后就都哈哈大笑起来。不过从那以后,随着大修段的上马和机械化的提升,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发生过,这一次的劳动号子,也成了我人生中唯一的一次体验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铁路资讯

铁路风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