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现在的位置首页 > 铁路文艺

威山往事第十三章 锻炼成长

2019-03-15 10:56:00来源:用户投稿作者:甘泉

江源在游击纵队的这段时间,每天和战友们朝夕相处,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

小队长张小牛三十岁出头,长得五大三粗,是个憨厚的人,他早年被国民政府的苛捐杂税逼得走投无路,做着小本生意,没钱交税,就被关进了监狱,痛打折磨了他数月给他扔了出来,他听说共产党是为普天下穷苦人做主的,就一无反顾的加入了游击纵队,要为饥寒的百姓们争取民主、幸福。在对敌作战中,张小牛听从指挥,英勇顽强,不断提高思想觉悟,当上了小队长。他关心小队的每一名战士,虽然不善言谈,却像一位兄长一样帮助着江源,让他尽快适应部队的生活。

此次松田次郎大佐率领第五联队向威山根据地进行着围剿,第五联队是个加强部队,共有近千余日军,配有各种轻重火力,战斗力很强。

松田命令陈光的皇协营为前攻,发起了对游击纵队的攻击。

日军的重火力轰打着威山群山,游击纵队在李明的指挥下,巧妙的运用游击战避开了日军的锋芒,松田见重火力攻击下没有丝毫反应,就开始命令搜山,他让皇协营在前,日军的工兵、步兵紧随在后面。

待日军进入了埋伏圈,同志们就拉响了埋好的地雷群,分散隐藏在树林、高坡、沟坎里的部队开枪射击着敌人。陈光的皇协营首先踏上了雷区,地雷轰响着,这群伪军有的被当场炸死,有的胳膊、腿被火药炸飞,哭声、喊声乱作一团。

陈光一看,遇到了雷群,他反应迅速,动作敏捷,蜷身滚出了雷区,他挥手一枪,打死了一名游击纵队的狙击手,指挥着皇协营反扑着。

日军被四面八方的轻重枪声打乱了阵脚,也有了伤亡,毕竟日军训练有素,很快从惊慌中反应过来,依附掩体进行着抵抗,穿着防化服的日军在掩护下动用了毒气弹,大量的浓烟在四面弥散着,有不少游击纵队的同志被熏倒,江源听说过日军在东北、华北战场上大量使用过毒气弹,便浸湿了衣服,扯开把它们分发给同志们,并向李明队长作了汇报。

李明告诉各个大队采用江源的办法防御毒气,江源隐蔽在高坡上,用步枪瞄准了二百米开外的一个日军中尉军官,他正在挥舞着战刀指挥呐喊着,枪响,子弹击穿了他的头颅,仰面栽倒。

张小牛说了声“好样的”夸赞着江源的好枪法。江源寻找着目标,一气又打死了八名日军。江源开枪打死了一名伪军,突然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江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看见了穿着伪军军官服装的陈光,陈光正在指挥着伪军反击,张小牛开枪打下了陈光的帽子,就在江源一愣神的时候,陈光躲进了掩体里,在视线里消失了。

张小牛愤愤地说着,狗汉奸,我的枪口再朝下一寸,一定打暴你的脑袋。

伪军、日军几乎暴露在游击纵队的射程里,只能依附简单的地形掩体龟缩着,游击纵队从四面八方打着枪,让敌人找不到具体目标。

松田在望远镜里一看,觉得这样不是个办法,传令撤退。敌人丢下尸体后退去。

张小牛看到敌人撤了,扔在阵地前面尽是新的一条条三八大盖枪等好武器,枪支弹药对于纵队来说非常宝贵,部队要求在作战时,尽可能一发子弹消灭一个敌人,张小牛就跑过去捡敌人尸体边上的枪。江源看到后,喊了声,危险,别去!可是晚了,张小牛已经跑了出去,这时一声枪响,子弹击中了他的肩部,张小牛应声栽倒。

原来,有两个来不及撤退的日军躲在了岩石下,其中的龟田少尉开枪击中了张小牛,不等龟田隐藏,江源一枪击中了他的前胸,身子一歪毙命,江源不顾另一个日军,飞快的奔跑着,小队的战友们向岩石下的日军射击着,江源架着张小牛跑回了掩体。

日伪军撤退后,纵队进行了休整,纵队长李明鉴于江源的表现,班子成员都认为他枪法准,作战果敢,决定让他任特务小队的队长。欧阳雨晴表扬着江源,并向他投去赞赏的目光,苏华的心理很不舒服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。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立场。

铁路资讯

铁路风景